聂树斌案疑似真凶王书金:多活等于多受罪

一案两凶。王书金的命运与“聂树斌案”紧紧捆绑在了一起。

王书金(中)在法庭上。

文|新京报记者张维 编辑 | 苏晓明

校对 | 陆爱英

死刑犯王书金,已经在高墙里度过了11年。

这11年,他始终在等待一个结果。他身背数起强奸杀人案,2005年被警方缉拿时,他就给自己判了死刑。

只是在死之前,他希望他所交代的事情,能被查清楚。

“为什么石家庄西郊玉米地这起不认定呢?”这些年,王书金与辩护律师朱爱民见面时,一直问这个问题。

正是这起发生在1994年8月5日的石家庄西郊强奸杀人案,让王书金案变得扑朔迷离。

该案当年已告破,21岁的聂树斌被认定为凶手,于1995年被执行死刑。但王书金坚持认为,自己才是真凶。

一案两凶。王书金的命运从此与“聂树斌案”紧紧捆绑在了一起。聂案一天未决,王书金便要继续等待。

有人说,王书金把聂树斌的案子揽在自己身上,是为了多活几年。但王书金说,“多活等于多受罪。”

“这种煎熬是一般人无法体会和承受的。”朱爱民打比方,王书金的头上始终悬着一把剑,而这把剑,随时可能掉下来。

2016年6月6日,因客观证据不足、不排除他人作案可能性等问题,最高法决定对聂树斌案进行提审、再审。

朱爱民对剥洋葱(微信ID:boyangcongpeople)说,等聂案有结果了,王案也就快了。

“多活等于多受罪”

河北邯郸磁县看守所,9张床位的监室,王书金已经住了快四年。

看守所里的人兜兜转转,他跟朱爱民说,在现在的看守所里,没有一个人待得时间比他长。

在看守所里,他一直过得不错。因为案情特殊,他被特殊对待。他能和公安局长、看守所所长、医生直接对话;想吃什么可以和看守所所长直接反映,他能吃上别人吃不到的方便面和火腿肠。

朱爱民对剥洋葱(微信ID:boyangcongpeople)介绍,前一两年,王书金一度吃得虚胖,看守所的干警提醒他要节食。

今年4月,最近一次会见,他发现王书金,确实瘦了,身体除了血糖有点高,没有其他毛病。

除了吃饭、睡觉、上厕所、看电视,看守所里的大部分时光,他都用来等待一个结果。

2013年9月27日,河北省高院二审驳回上诉人王书金上诉,维持一审判处王书金死刑的判决。

不久,王书金案进入最高法进行死刑复核。

朱爱民明显感觉到,拿到死刑终审判决后的半年,王书金的心态相对平静。但最近两年多,隔段时间,朱爱民就会接到磁县看守所的电话,说王书金情绪波动,坐立不安,快帮忙做做工作。

2013年6月23日,河北邯郸广平县南寺郎固村,王书金废弃的家,王书金的父母都已去世,只剩下两间废弃的砖房。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 摄 2013年6月23日,河北邯郸广平县南寺郎固村,王书金废弃的家,王书金的父母都已去世,只剩下两间废弃的砖房。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 摄

认识王书金11年,朱爱民知道,王书金性格内向,坐立不安是他表达焦躁的方式。

王书金曾跟朱爱民说,原以为死刑复核在2015年就应该走完程序,没想到至今没有一个结论。这让他“心里没有底”。

王书金另一位辩护律师彭思源也对剥洋葱(微信ID:boyangcongpeople)回忆,今年1月他见了书金, 王书金的精神状态并不好,有些消沉,一直重复“拖的时间太长了,受不了了”、“还不认定,怎么回事?”

“为什么石家庄西郊玉米地这起不认定呢?”王书金反复提出了这个问题。

三个月后,朱爱民再次会见。王书金问他:“我从电视上看到了,中央开两会,是不是没时间管这件事情啊。光说延期,也没说啥原因。我认为这是拖时间。”

朱爱民跟他说,有人说他把石家庄西郊玉米地案揽在自己身上,是为了多活几年。

王书金立刻反驳:“他们真的不知道,我多活等于多受罪。”

“我干的,怎么把别人给杀了”

2005年9月17日上午10点,河北广平县看守所,朱爱民第一次见到王书金。

黑瘦、木讷、眼睛里没有一丝灵光,他口音很重,沟通要靠翻译。

“有个二十岁出头的小伙子,叫聂树斌的,你认识吗?”

“不认识。”

朱爱民跟他说,这个小伙子已经被认定为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的凶手,被判死刑,已经执行了。

王书金突然抬头,怔怔地看了朱爱民有5秒钟,眼神里闪过一丝惊讶,接着,陷入沉默。

朱爱民推测,这可能是王书金第一次听到“聂树斌”这个名字。“我能感受到这对他心灵的冲击很大。”朱爱民回忆。

几分钟后,王书金说,这是我干的,怎么把别人给杀了。

朱爱民记得,当时,王书金可以清楚地画出现场草图。

2005年1月18日,在河南荥阳警方的一次针对外来人口的治安排查中,王书金被带走。随后,他跟警方交代,自己在1994年11月至1995年农历八月间先后作案6起,其中4起强奸杀人案。石家庄西郊玉米地案是其中之一。

回河北石家庄指认现场时,时任广平县公安局副局长的郑成月得知,已经有人因为这起案件被杀。而此时,距离聂树斌被判死刑并执行,已经过去了十年。

2013年6月25日,河北邯郸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王书金上诉一案,开庭前王书金的辩护律师朱爱民步入法院并回答记者提问。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 摄 2013年6月25日,河北邯郸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王书金上诉一案,开庭前王书金的辩护律师朱爱民步入法院并回答记者提问。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 摄

第一次会见,他就跟朱爱民说,他已经给自己量刑了,肯定死定了。

2007年3月,邯郸中院的一审判决宣布,王书金犯故意杀人罪和强奸罪,判处死刑。

让王书金觉得奇怪的是,他稳定供述的石家庄西郊玉米地案,没有被认定。

王书金不服,上诉至河北高院。上诉理由是,一审法院已经认定有自首情节,但没有体现从轻或减轻处罚;其主动供述石家庄西郊强奸、故意杀人犯罪是其所为的行为,是对国家和社会的贡献,一审法院没有认定属于重大立功是错误的。

那时候,彭思源刚刚成为王书金的辩护律师。他回忆,当时王书金急于给自己“加罪”是出于想要获得灵魂救赎的朴素心理。“自己做的事情自己认,不想到了下面,两只鬼还要打架。”彭思源向剥洋葱(微信ID:boyangcongpeople)转述。

但彭思源也承认,作为王书金辩护律师,如果可以通过这种方式平反聂树斌案,可以为王书金争取到重大立功,他或许还有生的希望。

六年未见的当事人

2007年7月31日,河北高院二审第一次开庭后,两位律师却找不到王书金了。

案件中断了六年。

朱爱民跟高院主审法官打电话,得到的回复永远是“案子还在审理中“。

一场审判无故中断六年,这是朱爱民执业生涯中,首次遇到这样的事。

网上甚至传出消息,王书金已经被秘密处决了。

2013年4月2日,朱爱民到了河北省高院,问主审法官,王书金在哪里,他要申请会见,得到的回复是,不知道。

第二天,再去广平县看守所,朱爱民被告知,不知道是被河北省调查组还是河北高院的人提走了,但不知道人在哪里。

直到2013年6月,朱爱民和彭思源接到法官通知,案子可能再次开庭,并告知了王书金被关押在磁县看守所。

2013年6月24日一大早,朱爱民和彭思源赶到磁县看守所,会见六年未见的当事人。

2013年6月25日,河北邯郸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王书金上诉一案,持旁听证的人员可以进入审判庭旁听。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 摄 2013年6月25日,河北邯郸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王书金上诉一案,持旁听证的人员可以进入审判庭旁听。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 摄

六年不见,王书金白了、胖了、口音没有以前重了,精神状态不错。“六年无法和外界取得联系,见到律师,终于可以有人讲讲心里话了。”彭思源回忆,见到两位律师,王书金还有点激动。

他跟两位律师回忆,这六年,他曾辗转河北省内包括石家庄、邢台等在内的多个看守所,分别停留个把月,再换到下一个地方。最终,2012年7月16日,到了磁县看守所。

他跟律师说,这中间,被相关工作组要求翻供,不要“蹚‘聂树斌案’的浑水”;对方说,如果他翻供,就给他的同居女友和两个孩子办低保。

据媒体报道,原河北省政法委书记、“河北王”张越曾直接坐镇邯郸,住了三天,在场外指导王书金二审,让王书金翻供。

这中间,王书金的态度有过反复。但再次见到律师,王书金一口咬定,他才是石家庄西郊玉米地案的真凶。

这一坚持延续到6月25日的二审第二次开庭中。

据新华社报道,当天的庭审出现了中国诉讼史上罕见的一幕——被告人及辩护律师称这桩犯罪行为正是本方当事人所做,公诉方称被告人没有实施某桩犯罪行为。

法院维持了原来的判决。2013年9月27日,终审判决书送到王书金手里时,朱爱民记得,王书金签字的手在发抖。

那一次,朱爱民从王书金的脸上看到了不解和疑问。但他记得,2005年第一次会见时,王书金的脸上分明是如释重负后的坦然和淡定。

彭思源对剥洋葱(微信ID:boyangcongpeople)总结,最开始,王书金面对死刑还很坦然,越往后拖,心态反而不那么正常了。

“从魔鬼变回人形”

与“王书金案”捆绑在一起的“聂树斌案”也因受到各方阻力,迟迟没有进展。

聂案律师李树亭博客中回忆,聂案取证过程中的层层阻力曾让自己绝望,一度通过短期出家调节抑郁。

查阅案卷材料也屡屡碰壁,由于没有判决书,聂家数次申诉被河北高院拒绝。后来,李树亭做工作从死者康某的家人处获得判决书,才得以立案。

2014年12月12日,王书金案在最高法进行死刑复核期间,最高法指令山东高院复查聂树斌案。

王书金通过电视看到了这个消息。“一块石头落了地,如果真能等到那个案子了结,我也能踏踏实实地‘走‘了。”跟律师会见时,他有点欣喜。他知道,聂树斌的案子弄清楚了,他的案子也就快了。

但山东高院的复查先后经历四次延期,前后长达一年半。王书金的死刑复核也因此悬而未决。

在2015年4月底的复查听证会上,河北原办案单位代表做出辩解,称“程序上有瑕疵”,不影响聂树斌的犯罪事实。

“现在看守所里有一个人在死刑复核了,他现在不吃饭。”2015年2月2日下午,朱爱民会见时,王书金无意间说道。

朱爱民问他,那你呢,如果死刑复核下来了,你怎么办。

王书金说,那有啥,都已经这样了,而且这么多年了,早就有充分的思想准备了。

2013年6月24日下午,河北邯郸中级人民法院,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到法院来申请明日王书金案的旁听证。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 摄 2013年6月24日下午,河北邯郸中级人民法院,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到法院来申请明日王书金案的旁听证。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 摄

王书金曾多次和两位律师提到,如果那一天到了,他最放不下自己的女儿。

从河北逃亡到河南荥阳的十年,王书金认识了一位女友,并育有一儿一女。女儿2000年出生,童年几乎都是和王书金一起度过的。

王书金案发后,女友带着孩子改嫁。朱爱民曾和王书金女友提到,等以后孩子长大了,可以带他们来看看。但对方回,不想给孩子留下不好的印象。

11年,没有家人来看过王书金,也没有送过一分钱或者一件衣服。王书金自己也知道,他以前做的事情,让家人“抬不起头”。当年回老家指认现场,村民纷纷拿东西砸他骂他。在乡亲们眼中他是杀人恶魔。

2013年7月,彭思源曾去老家河北广平南寺郎固村寻找王书金的家人,对方都避而不见。

彭思源辗转找到了王书金的一个侄子,对方只撇下一句话就走了,“如果需要见最后一面,我们可能会去。”

对故乡和亲人的思念,王书金只能通过照片来排遣。2013年7月,彭思源到王书金老家拍了故居照片,又找到儿女拍了合影。他特意把儿女的合影洗成了三寸,方便王书金装在口袋里,随时拿出来翻翻。

回想过去的十一年,朱爱民觉得,王书金从魔鬼逐渐变回了人形。

接到最高院提审、再审聂树斌案通知书之后, 72岁的张焕枝老泪纵横,觉得“这些年没有白努力”。

她对王书金的感情更加复杂。

“我恨,如果他没有作案,警察就不会查到儿子聂树斌;我也感激,因为他敢于承认。”6月11日,提到王书金时,张焕枝提高声调,对剥洋葱(微信ID:boyangcongpeople)说。


认识到生命空无,就无往不胜

只要认识到空无的道理,生命就无往而不胜。生命想透了其实与一个晚期癌症病人无异,什么都不必太过执着,喜欢干点什么事就干点什么事而已。


下一个美国超级英雄特朗普

“特朗普现象”其实是美国新教文明进入衰退期以后的一次自救。特朗普和他背后的美国群众,是对内外挑战的坚决应战,是美国文明不甘沉沦的生命活力迸发。而与之对立的建制派,则是腐朽的、堕落的。特朗普参选的结果,将决定美国未来是走向中兴还是就此沉沦。


支持年轻人构建中国科学未来

中国的科技教育体制需要进一步完善,对这一点大家有广泛共识。完善体制的重要举措之一就是支持年轻人,特别是那些独立生涯起步不久、相当于国外助理教授时期的年轻科学工作者,以及当代科学研究的主力军:博士后和研究生。


当今世界的130多个共产党

从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有越来越多国家的共产党与社会党开始不同程度的互相交往、联合斗争。中共自1982年以来也与社会党国际和多国社会党建立联系,甚至多次派代表以观察员身份参加社会党国际每隔三年召开一次的国际代表大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